|     网站首页    |   

摄影作品集:别拍人俗!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3-10

浏览次数:

  一般这种已经上升到形而上学,开始拷问心灵的问题我都是避而不答的。原因李宗盛的一句歌词就替我解释了:

  但教学中我采用的解决方法是:反问学生一句“你觉得什么是摄影呢?”然后再去与他们去探讨,但其中不乏机智的小朋友在回答我时话锋一转:老师,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摄影,但之前拍了一些照片还挺喜欢的,你帮我看看呗。

  刚当老师的时候,我对这个环节充满兴趣,期待着学生们给我看到的是让我惊讶的神作,经过现实考验和时间洗礼,如今我闭着眼睛都已经猜的出来大多学生会拿出什么照片了,老实说这些照片拿去申请dream school还是差了一大截。

  现在,距离2019年申请还有近一年,有些思维上的断层我可以帮着你慢慢填上,但有些忠告必须要在作品集创作前说清楚,今天的文章是第一条(后续陆续再讲),也是摄影作品集创作的重灾区:人像。

  无论是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一人的,多人的,站的,坐的,躺的,穿衣服的,不穿衣服的,和平年代的,战争时期的,黑白的,彩色的,开心的,难过的,伤感的,兴奋的,有头发的,没头发的,黑人的,白人的,黄种人的,中国的,印度的,美国的,睁眼的,闭眼的,正义的,邪恶的,真的,假的,看的到脸的,看不到脸的………

  所以同学们递交到考官面前的人像类作品,考官的参照并非与你同一水平的学生作品,而是那些早已深入人心变成固化思维的大师的作品,高下立判。这种自撞南墙的方式,对于申请名校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拓宽表达方式及画面感,在深度上进行纵向挖掘,寻找一个视觉和观念的平衡点,让你的作品看起来有意思的同时能够给观者一点想探究下去的小疑问。

  这个要求,看起来简单,但对于个人经历和个性的要求都非常高,现实便是学生阶段的大家很难实现:当下多数同学还处于刚刚走出校园的状态,驱使大家拍摄的力量无非两种,一种是美,一种是少,做到这两点平衡自然不错,但事实我们一一来说:

  所谓美,意味着当你拍照时你希望不在场的人也可以喜欢这个作品,那必然要考虑到大众喜好偏向——简单的,不需要思考的,但审美上能够达到契合的。这样状态下,很多同学的作品创作的核心往往是纯粹的视觉美感追求,对美感的追求容易变为对既定目标认为美的共情心的追求。

  按照此方向产出的作品——网红小清新风,微博每天都有很多,我就不细讲了,而你判断图像的标准也会渐渐从图像本身转换成微博的粉丝数、图片的点赞数、更多的约拍邀请。当然如果你发挥稳定,能够在微博或者ins拥有千万级粉丝,这个数字足以让考官正视你的作品,而如果粉丝几百万,僵尸粉一堆,你的作品审核标准和考官审核标准,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少,意味着你拍摄的对象拥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或者身份,当这种人物图片被呈现在大众面前的时候,观众往往不会将焦点放在图案的美感上,而是去思考人物背后的故事,形成一种因代入感而产生的个人经历上的共情。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常常见到的暴力冲突中的人物肖像,或者是那种神秘组织的成员。

  比如说去年wpp的摄影大奖获得者Burhan Ozbilici的图片,拍摄了俄国大使在土耳其遇害。当我们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们并不会思考这张图片的构图颜色,我们想要知道的是这个手拿枪的人是谁,躺在地上的人死了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绝大多数的同学对于“少”的追求还停留在西藏、印度小孩、北欧壮汉身上,但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大家,你dream school的老师们比你对西藏的了解还要多,这也要感谢每年那些可爱的学生们对西藏坚持不懈的拍摄。所以如果你没有经历战争,或者去探索了摩门教神秘的生活,你的照片不过是表象上的神秘主义,很难让考官们深度思考,作品集的基础审核关卡上便失败了。

  作品集创作,大家担任的不只是学生这个角色,也需要站在考官的位置上审核你的作品。如果你的作品没有跳出我上面所讲,那于考官而言并无新意。大家可以选择放弃人像角度,两周之后,我们在冬令营玩一个不一样的摄影:

  如果你有想要突破这些框架,创造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也可以通过下面二维码与我联系: